第四百二十七章 太师伯,给弟子几颗仙丹呗(1 / 1)

加入书签

岁月悠悠,不知过了多久,纪仁终于清醒,再看着四周景象,感觉脑袋嗡嗡的,隐隐间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断片了?

左看右看,看了半天,最后,纪仁直接道:“阐教门下,弟子纪仁拜见太师伯。”

“你师父收你的时候,未曾祭告天地,如今阐教玉虚宫中金册尚未有你的名字,你还不算阐教门下。”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纪仁只觉眼前一花,老子便出现在了眼前。

纪仁心中大喜,猜测果然是真,当即跪拜行礼道:“但家师玉鼎真人,而太师伯是家师师伯,弟子行礼乃理所当然,这些日子以来慢待,未曾行礼,还请太师伯恕罪。”

“免了,这次来凡间一趟,遇到你本是意外。你既不知我,又何来罪过。”老子淡淡道。

“多谢太师伯。”纪仁闻言喜道,同时下意识地打量着老子,竟然真的是太上老君,天地第一炼丹师。

这指甲缝里掉出一点点,都能让他师父修为恢复,而他立地成仙。

“这般看我做什么?”老子看着纪仁道。

“回太师伯,家师被羽翼仙等人所害,如今根基全毁,修为被废,不知太师伯可有法子?”纪仁问道。

他倒是不敢替自己要,毕竟按照老子的说法,他现在名字都还没进玉虚宫金册呢。

属于还没有真正得到认可的玄门弟子。

但自家师父强了,他也有保障啊。

而且自家师父说不定能留一颗丹药给我呢。

“有。但没用。你师父当受此劫,旁人救不了他,需要他自己度过去。不然的话,你当真以为伱那个护短的师祖会至今还不来找你师尊?”老子道。

“师尊的劫?”纪仁露出不解之色道。

“仙凡有别,凡间所谓超凡不过半仙,而真正的仙,侵日月之玄机,夺天地之造化,亦有重重劫数。你师尊想要修大罗,自然要遭劫。不过这对你来说,太过遥远,你不懂也是正常。”老子道。

“是。”纪仁点头,旋即又有些好奇道,“太师伯,我曾听师尊说过,太师伯乃天地间最强几人之一,而红尘纷扰,按理来说太师伯玉趾不会驾临凡间,怎么会亲自来此,还加入李唐使团?难道大劫真要来了?”

“不错,因果业力积攒太多,气运也已充足,这一战后,大劫始动。”老子颔首道。

纵然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毕竟游戏嘛,版本更替是必然的,游戏都到这个进程了,没理由不到下一步,但当真的听到后,纪仁面色还是忍不住凝重了起来。

封神大劫啊。

覆盖三界,仙、神、妖、人、鬼,概莫能逃。

死伤惨重,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而这契机由你和那大鹏转世开始。”老子道。

“大鹏转世?”纪仁闻言,面色一惊,道,“太师伯,说的是那赵王是当年被师尊斩杀的羽翼仙转世。”

“不错,一缕残魂,记不得前世,不过纵然是一缕残魂,到底是金仙残魂,还带着些许前世仙法,修为要略胜于你。”老子道。

“太师伯,他前世是大鹏鸟,拥有天赋神通,这些不该都是基于大鹏鸟的吗?如今他转世成人,没有大鹏鸟的血脉,也没有大鹏鸟的法相,只是李元霸的法相,按理来说应该远不如我的杨戬法相啊。”纪仁道。

“仙界的法相,和凡间不同,仙界可修法诀而凭空凝聚法相。至于血脉,他现在的确是个人,但照这么修炼下去,大概再过几年,就变成妖了。”老子道。

“人还能成妖?”纪仁闻言惊讶道。

一般不是说入魔吗?





还有由人成妖,那是什么妖?

“自然,这世上的飞禽走兽都可成妖,人自然也可成妖。只不过飞禽走兽,大多愚昧,亿万分之一的能吸收天地精华,开悟,而人族则恰恰相反,因为天生拥有智慧,所以对日月精华的感悟反而是差的,所以大多无法成妖,少数的直接修仙了,但人可成妖。”老子道。

纪仁点了点头,所以他面对的不是個凝聚李元霸法相的幸运儿,而是羽翼仙的转世?

“你师尊是阐教弟子,他是截教弟子转世,你们两人如今一战,是给当年那场恩怨做个总结,也正好作为大劫的开始。”老子道。

“所以他快成妖了,有上辈子的些许神通,而且他本身的魂魄是在生命层次上比我还要高的妖……”纪仁盘算着对方的情况,然后迅速再拜道,“太师伯救我!”

“不救。”

看着纪仁这丝滑的动作,老子嘴角微扯,不假思索道。

“太师伯,那妖凶狠,弟子手下可怜又无助,太师伯忍心让弟子去死吗?”纪仁一脸的楚楚可怜的模样道。

“很忍心。”老子点头道,一个打乱了他的计划,差点坏了他亿万年布局,又在心里骂他脑子有病的人去死,他有什么不忍心的呢?

“再者,你虽唤我大师伯,而他虽是孽畜,但他入截教,他可称呼我为师伯,而你还未入阐教,论关系亲疏,他比你亲。”老子道。

“太师伯,这关系不能这么算啊。他逆天而行,肆意妄为,一点道家人的风范都没有,我们阐教那是名门正派啊,玉虚宫和八景宫关系良好啊。”纪仁连忙道。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大劫就要开始,关系亲疏,得看天命。倘若是你师祖拿到了封神榜和打神鞭的话,那我助玉虚宫,但倘若是截教拿到了封神榜和打神鞭的话,那我自然是襄助碧游宫。而现在天命未定,我也不好下手。”老子道。

纪仁听到这里,瞪大了眼睛,合着就是,你就站在天命那边,无论阐教和截教谁赢,你都会赢是吗?

不对,照这么说,假如阐教没有得到封神榜和打神鞭的话,那么不仅要面对碧游宫的仙人,还得面对八景宫的仙人?

一想到那个画面,纪仁就头皮发麻。

叛教吧。

这打个寂寞啊。

“当然了,你阐教所为,的确更合我心意。所以你若是此番能胜的话,我传你两篇口诀,一篇助你修行,一篇救你身旁之人。”老子道。

“身旁之人?”纪仁闻言一惊道。

“不错,灾劫降临,阐截两教首当其冲。不只是你,还有你身边的人也会受到波及。”老子道。

“是谁?”纪仁紧张地问道。

“重要吗?”老子反问道。

“我若赢了,那篇法诀一定可以救吗?”纪仁道。

“天道之下,没有一定。推衍未必全中,只能说和太阳从东方升起的概率差不多。”老子道。

“弟子晓得了,弟子一定会赢得魁首。”纪仁目光坚定道。

“好,有此自信便好。好好修炼吧,大劫要比你所想象的还要凶险万倍,上一次大劫时,我门下大弟子玄都大法师战死。你若不足够强,护不住身边的人。”老子道。

纪仁闻言悚然一惊,玄都大法师战死?

开什么玩笑啊。

那可是八景宫二代唯一亲传,这还能战死了?

哪个不要命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老子都护不住自己的唯一亲传。

你们玩得到底有多大啊?

老子面色淡然,不大,无非就是借着封神的契机,换了个天帝罢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