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大君与吟游诗人(1 / 1)

加入书签




真正打起来,也算精通搏杀技巧的莱恩或许同样可以轻松放翻这几个连兵器都没有的‘社会人士’,但能够靠点一个光亮术就解决,那自然也是一件好事。
于是很快,在维斯几人痛心疾首的目光中,莱恩的腰上就多了八个陌生的钱袋。唯一有点遗憾的就是,里面一枚金斯塔特都没有。
不过这倒也正常,毕竟原本历史的轨迹中,古雅典附近就曾经发现过一条巨大的银矿,由此带来的财富支撑起了这座城市的崛起,最终称霸整个古希腊文明圈。而如今超凡版的世界里很可能同样如此,所以白银的数量自然远远多过黄金。
这种原料的多寡反应在铸币上,就是民间消费往往以银币为基准。在大额交易上,哪怕双方用大箱子装上数万枚银币,也不愿意用等价但更易携带的金币进行贸易。
“还真是有钱,大概够用一個月了。”
所谓‘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这种意外之财莱恩是没什么珍惜可言的。不过收好‘好心人’的赞助莱恩脸色却有点古怪。
“我倒是没想到,他们人人带一个木棍的原因,居然还是公正教会的因素……不,圣武士好像不完全属于教会的人员。”
“这样看,我还得多买一些构筑灵性屏障的材料。”
暗自记下这件事,莱恩目送热情好客的本地人们狼狈离去。他把从几人身上取下的头发收好,放到一个单独的包裹之中。
直接在城里干掉七八个人,难免有点太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何况还是有圣武士暂住的时候。就连这几个‘有活力的社会人士’都没敢动用利器,所以莱恩也只是当着他们的面一人取了一截头发,直把维斯几人吓得半死。
在这帮社会底层人士眼中,非教会出身的施法者一个个都是精通诅咒,杀人于无形的存在。被莱恩拿走身体的一部分,简直和要命没什么区别。
“果然,就像我曾经预料的那样,当神职者扩散开来,巫师被妖魔化和排斥几乎就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雅典和知识教会已经算是其中较为中立的那种了,甚至连国王都主动推动炼金产业的发展,试图以此弯道超车,赶超西方大国在人口和土地上的优势。可纵使如此,民间还是普遍存在这种夸张化的传闻。”
微微摇头,同为施法职业,神职者和巫师存在这种不同的差别,背后自然是有原因的,不过莱恩现在不打算再思考这种可以被命名为‘超凡社会学’的学科了。
他返回了之前更换服饰的角落,重新穿上那一身材质不凡的素面长袍。等他再走回南区的时候,完全看不出刚刚还反打劫了一批下城区活跃青年,反而如同一个再标准不过的雅典贵族子弟。
在任何一个时代,伪装成一个体面的上流人士都很有好处,他们走到哪里都会被人以礼相待,而且天然就容易获得陌生人的尊敬与信任。
就像现在,如果莱恩再次进城,恐怕那些全副武装的守卫不仅不会收他的钱,还会对他遥遥致敬,表示欢迎。
……
图林根南城,一处三层独栋的阁楼外。
踏踏踏……
“……所以说,这就是雅典未来的另一个发展方向。”
“作为泛希腊诸邦中临近东海的唯一大国,通过海贸联通大陆中部地区与海外诸国,互通有无也是十分有必要的。除了炼金术以外,这也是成为王国可以尝试推行的方案之一。”
“毕竟炼金需要技术,需要时间,也存在受众面狭窄的问题——你不能指望一般的手工业者能买得起昂贵的炼金造物,”走在道路上,莱恩随口说着一些没什么营养的古典社论:“但贸易不同。”
“它只需要政策的扶持,然后雅典的商人和贵族们就会在逐利性下自发商贸,而这种大规模的贸易也必然会给民间带来好处,有利于本土优秀手工艺产品的出口,顺便从他国带来的财富还能充实王国中上层的口袋,给炼金产品带来更大的销量。”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建立在雅典领先性的制度和民间工艺上的。唯有这些,才是保障一切的基石。”
“真是振聋发聩……”面带敬佩之色,一位衣着华丽的年轻人不由点头赞同道:“艾文先生,您可真是博学多识……可惜我直到今天才与您结识。”
“这都是神的指引。”
面带微笑,莱恩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
“虽然有些遗憾,但这就是我租住的地方了。”
“我来到图林根不久,还没有固定的产业,恐怕没法邀请您这样尊贵的客人上去坐坐了。”
“啊——抱歉,是我打扰了。”
恍然发觉居然已经走了一路,刚刚在吃饭时与莱恩认识的年轻人顿觉有点失礼。
实在是古典土著没听过这种在后世人人都能扯上两句的论调,一时间竟然听的入迷了。
“无妨,这也不是您有意为之。”
笑着又客套了几句,待双方告别之后,莱恩微微松了口气。他可算是摆脱了这个年轻贵族。实际上,他现在已经有点后悔了。
一朝转生,连带着许多还是凡人时的旧时习惯也被找了回来,比如在用餐的时候和别人随便聊聊天什么的。谁承想竟然遇到个较真的,一路聊到了家门口来。
吱呀——
关上大门,莱恩走进屋内,顺便放下了手里提着的几个小包。
“材料总算是齐全了。”
“这个本地贵族还是有点用的,至少他知道这些东西该去哪里买。”
换下外衣,将东西一一取出,被莱恩带回的包裹里不是别的,正是一些金粉、香料、盐和花卉精油。
这些东西并不罕见,也不违禁,只是因为大多用于祭祀神灵的场所,所以一般用不上的人根本不知道去哪里购买。
所幸那个对‘古典时代键政’很感兴趣的贵族青年就有这个路子——虽然莱恩至今不记得他叫什么名字。
关上门窗拉上帘子,遮挡住外界的光线,屋内当即变得一片漆黑。
莱恩在黑暗中点燃了一根香烛,随即用金粉与一些材料调配出了一种淡蓝色的液体。以此为墨水,莱恩在整个房屋的范围内画出了一个圈。
少许符文被描摹出来,分布在圆的内外。当最后一个符文被刻下,一种与外界‘隔离’的感觉当即充斥在小小的房间中。
完成这一切之后,莱恩方才熄灭了烛火。
“要是没有问那几句,我恐怕还不知道,现在这座城市里还有点麻烦。”
在黑暗中环视了一圈自己制造的灵性屏障,莱恩暗暗点头。
这种屏障没什么防御性,唯一的用途就是隔绝内外的气息。而莱恩需要隔绝的对象……自然就是让那几个活力青年‘改邪归正’,改用棒子敲诈勒索的源头了。
圣武士,新历纪之前就已经活跃在大地上的特殊神职者,也是一群狂热信奉正义与善良的极端分子,是曾经忒弥斯亲自创造的职业体系。
不过严格的说,圣武士们倒未必全是公正与律法女神的信徒,他们只是大多是,但不绝对,哪怕他们很多关键性的力量确实来自那位女神的恩赐。
他们信仰正义,而那些和忒弥斯理解的正义相同的人,自然对这位女神献上了信仰,但也有一些理解不同的,他们则选择了为其他神明清扫罪恶,或者干脆信奉正义本身。
所幸作为神职者的一种,这些信念坚定的圣武士们在诸神以外找到了另一个可以给他们提供圣力的地方,那就是人类真善美等信念的聚合,外层界【七丘天堂】。因此哪怕没有神眷,也不影响那些意志纯粹的人们施展神术。
当然,无论信仰与否,所有的圣武士只要严格遵守基本的戒律和信条,那源自公正与律法之神的神器,【审判之剑】的力量就可以被他们随意借用,正是因此,这些家伙拥有了一些被很多人恨之入骨的特殊能力。
“比如专属神术【侦测邪恶】就在其中……因为不使用利器的战斗和致死被归属于‘斗殴’或‘过失杀人’,而使用利器的则是‘暴力组织’‘谋杀’与‘劫掠’,两者在【侦测邪恶】下体现出来的‘邪恶度’不同,想要把这份邪恶度消去大半的时间也不同。于是在圣武士的威胁下,连这些社会底层人士居然都抛弃刀剑,改用棍子了。”
“啧啧,真是奇怪的展开。不过这么看的话……你也算是一定程度上实现自己的‘正义’了。”
莱恩有些感叹,但也为忒弥斯感到高兴。
作为先天神,与自己的神职相违背和不是什么好受的感觉。看来她终究找到了律法和正义间的平衡,至少是一定程度上的平衡。
言归正传,圣武士的到来自然不是没有原因的,根据维斯的说法,图林根城没有公正与律法之神的神殿,而最近活跃在附近的圣武士们,据说是在追查什么邪教徒的痕迹。
邪教徒还没找到,但整座城市的治安倒是直接好了好几个档次,就连那些贵族都安分了不少,这倒也颇为讽刺。
不过那都和莱恩没有关系,真正影响到他的,是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属于不大能被正义分子知道的那种。
在做了几天没有超凡力量的凡人之后,莱恩已经大概解决了‘我是谁’和‘我在哪’的问题,现在需要的就是‘我要做什么’。
但无论做什么,他都需要先掌握能够使用的超凡力量。
“按照道理来讲作为我的人性化身,这具身体和灵魂都有着非同一般的天赋。”
“如果我愿意的话,无论是在巫师的道路上,还是现在被主流称作骑士,实则百花齐放的职业途径上面都可以轻易走到半神领域,但是……”
微微摇头,说白了这也是莱恩神性在外,人性化身还要下来一趟的原因之一。
别看尊敬的灵界之主自打n年前就号称要探索封神之路,借此从下至上解析神灵的权柄,可实际上,他目前的成果其实是零。
是的,什么半神,什么自生神性,这都是他在第二纪中期就已经研究出来的玩意,而更进一步的办法当时没有,到现在为止也依旧是没有。
柯恩的成功充其量是从另一个角度论证了不同方式自生神性的可能,但对登神本身的进展同样为零。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莱恩其实不是很想直接走由这两条路衍生出来的种种分支,毕竟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死路。
他现在需要另一个可以随时取用,但又随时可以抛弃的力量体系,暂时给自己的人形化身增加些可以使用的力量。
那么问题来了,在如今的人间中,有什么是随拿随用,一旦放下,就可以迅速清零的力量呢?
“那当然是神职者了,毕竟这本身就是对外力的借用。而失去了神灵的赐予……神职者也就是一个在圣力长久洗刷下生命本质高一些,灵魂强大一些的凡人而已。”
拿起事前准备的材料,在黑暗中,莱恩继续开始布置。
战、法不可取,那自然就只有牧可选了,反正只是暂时的……不过既然决定当神职者,那莱恩也需要考虑一下自己的‘信仰’问题。
奥林匹斯诸神直接pass,灵界天使同样如此——信奉自己手下这种事,哪怕没有暴露出来,莱恩自己也觉得有那么点古怪。
至于直接信仰‘灵界之主’……自打开天辟地以来,还没有一个凡人能成为直接从属于‘灵界之主’的神眷者,莱恩现在要是搞这么一出,简直就是直说自己身上有秘密,各路原始神快来围观一下。
“所以,排除所有不可能,我现在就只有一个选择了。”
“诸世之中,只有祂有资格做我信仰的对象,也只有祂不会暴露我的秘密,同样的,祂也具备着无上的力——咳,怎么越说越像是在说母树呢。”
晃了晃脑袋,把那些没用的思想放到一边,看着已经布置完好的仪式,莱恩神态悠然。
伸手一指,类似【光亮术】基本的魔网波动一闪而过。莱恩点燃了摆放在仪式核心的蜡烛,整了整衣摆,然后躬身下拜。
“环绕中庭的伟大之蛇。”
“你是吞食万灵的尘世巨蟒。”
“是诸世罪恶的起源与终焉。”
“我,谨以我的名义,在此向你祈祷……请你投下力量,于焉降临……”
古老的语言在密闭的灵性环境下回荡,伴随着祷言颂念,无形的波动在此扩散。是的,人性的化身拜请自身恶念的力量,这是很合理的走向。
而凡间的人类为了获得力量祭祀地狱大君,这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况且九狱的力量和灵界肯定没什么关系,但地狱的主宰却和奥林匹斯山上的神王早有旧怨,因此如果莱恩之后又干了什么渎神的行为,这同样很符合逻辑,而且有人替他背锅。
甚至那位地狱君王的手下还有一位曾经灵界的堕落天使,因此祂对灵界有很多接触这种事,应该也没有毛病。
总之,三在卡俄斯世界是天生的圣数,一如白蜡树三女神复仇三女神,神谕三石板,命运三女神……而名字同样具备着神秘学上的重要意义。
所以当莱恩完整吟诵出中庭之蛇的三段尊名的那一刻,某种联系瞬间就从地狱投射到了这个简陋至极的小仪式之中。
那源自地狱君王的力量开始垂落,并在滑落的过程中与元素结合,被大量稀释,最终成为了符合现世秩序允许的‘地狱版圣力’。然后在某种意志的指引下,毫不客气的灌注在了莱恩的人性化身之上。
几乎连一秒钟都不到,那个简陋的仪式就直接崩溃,它承载不了更多力量的流经了。但这短短时间内降下的圣力依旧给莱恩带来了足够的变化,地狱的力量在他指尖盘旋,从现在起,他就是正式的神职侧施法者了。
“唔——自己恩赐自己,很奇妙的感觉。”
“但不管如何,我现在就是一个有真正身份的人了。”
“作为地狱大君派往人间的工具人,我的来历有很多破绽,可涉及地狱君主,这就都不是问题了。”
“我来此目的不是其他,而是挑动人间诸国的不合,带来战争与毁灭,败坏奥林匹斯诸神的信仰。而我最终的目标,就是为了九狱之主的万年大计,是为了攻上神山,镇压宙斯,让魔鬼一族再次伟大!”
语气越发激昂,神色却毫无变化。莱恩拍了拍衣服,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根模样奇怪的乐器。
作为人性化身,莱恩不可能一直表现的如同普通人那样,他注定要在这个时代做很多事情,掀起莫大的波澜。
他会插手诸国间的纷争,会接触那些被命运偏爱的英雄,会左右人间的局势,而越是往后,他身份的来历就越是一个bug,会让所有知道他存在的人或神产生探究的欲望。
单纯的伪装是不可取的,别人越是看不出问题,就证明你的问题越大。表现的越是平凡,就代表实际上越是可怕。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想要遮掩一个秘密,最好的解决办法其实是套上另一个看起来更大的秘密。
表面的身份是来自异国的贵族后裔,实则有人深入调查,就会发现莱恩根本不是贵族,因为他身上也没有什么源自某位神灵的神血……再深入一层,他们就会以为他是哪个隐藏组织的成员,或者有着什么特殊的机缘。
而查到最后,自然就会有人发现,这居然是个地狱大君的神眷者——没人会觉得这还能是假身份,哪怕神王也做不到这一点。
这个身份或许同样麻烦很多,但和‘灵界之主的人性化身’相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而且这个身份在某些人眼中,恐怕还是个加分项。
“嗯,就这样吧。来自地狱的圣力……虽然大多还是在施法侧有效,但它好像也能温养体魄,就是比较偏向敏捷和耐力。”
“这么说的话,我这个职业在凡人的理解中,应该可以当成【吟游诗人】的变种?”
默默做出判断,人类总是趋向于接受固有概念的,所以莱恩也不打算给自己的超凡道路起一个太独特的新名字。所幸这个世界早就有类似的职业,也就是一开始源自北地邪神【戏剧之神】,后来渐渐扩散开来的【吟游诗人】。
它就同时具备施法能力与不错的近战能力,当然,两者都显得比较偏科就是了。
(本章完)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模式。谢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