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银币下的国力(1 / 1)

加入书签




莱恩很少做无用的事情,因此他之所以从卡俄斯世界跑到隔壁赫麦努的门口,然后绕一个圈子再把自己的人性送回来,自然是也有原因的。
就像命中已死的帕拉斯没法在卡俄斯力量单方面的笼罩下诞生一样,莱恩也不可能在世界里面分割人性,那只不过是掩耳盗铃而已。当然,他可以在灵界里面这么做——但从灵界中飞出一个凡人这种事本身就不怎么合理。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莱恩切分了自己的神性和人性,但实际上他自己还是很清楚。这种程度切分恐怕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完整,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卡俄斯世界本身就依然能发现二者间的联系,以及他现在还显得完整的记忆。
真正意义上凡人的灵魂是承载不了莱恩所知道的‘神秘’的,就像他曾经见过【血肉母树】的真身,如果换了一个纯粹的凡物,这段记忆大概率会直接在他的思维中活化,然后把他同化成自己的一部分。就算运气比较好至少也会变成一个狂热的邪教分子。
“问题不大,我也只是想要成为完整的伟大神力而已……这种程度的人性划分,应该已经够用了。”
用了点小手段抹除自己留下的痕迹,莱恩从大坑中爬了上来。迎着朝阳,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作为神灵,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了……
当失去了神性的大部分影响,心灵也跟着轻快了不少。就好像有什么沉重的东西被挪开,这一刻,莱恩有一种回到了还没有来到这個世界上,尚且是一个凡人时自己的感觉。
有趣味和玩笑,喜欢美食美景,会对发生在眼前的不幸感到怜悯,也会享受别人的仰慕和赞颂。
莱恩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但他愿意去尝试一下。不过随着他的变化,那远在遥远时空的彼端……不再被人性拖累的部分恐怕也会有所改变,化作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神’吧。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神圣不仁,以众生为刍狗,自我以下,众生平等,皆如微尘。
“呼——按照刚才浏览的记忆,图林根城好像在这个方向。”
“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先换身衣服。”
严格的说,此刻莱恩的身上是没有衣服的,那个引起了两人贪念的‘长袍’其实是假的,那是散落时空力量的具现,所以它才呈现出了银白和金纹交织的颜色。
但就像那个逐渐破损的晶状外壳一样,这件虚假的长袍也维持不了多久,它会很快消散一空。
所以如果不想降生第一天就在城郊*奔……莱恩皱了皱眉,有点后悔刚才动手的过程有点粗暴。
一会后,已经换了一身本地农夫服饰的莱恩掂了下摸出的三枚银币。它正面刻着一个不认识的中年人头像,背面则是雅典卫城的缩略版。
按照从记忆里看到的内容,如今大陆上人类活动地区的主流货币还是金银铜。虽然不清楚里面有没有命运的收束因素,但金银作为一种贵金属本身就具备着神秘学意义上的价值,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倒也不足为奇。
而货币的价值……单以银币为例,这种被称作‘德拉克马’,‘银德拉’的货币分为大小两种币值,小的那种与铜币的换算大概在75~130不等,依照铸币的国家与地区的不同上下浮动——总有些小国偷工减料,也有像奥林匹亚这样的国家为了彰显自身的高贵地位,哪怕亏钱也要把银币铸造的又大又沉。
至于大的那种简称大银德拉,或像章大银币,与小币值的换算在一比五左右。而从大银币开始,铸刻在钱币正面的就不再是所在国家国王的标志,而是神灵的头像了,这也是‘像章’一词的由来。
因此,小面额的银币和铜币市面上是存在私铸现象的,但在这种大面额的币种上反而被轻易杜绝了。大规模的神像刻印几乎一定会引来神灵的注视,但小规模的私铸又根本收不回成本。
“啧,变化真是到处都是,也不知道距离‘我离开’究竟过去多久了……新历八百多年,但这是以雅典建城为标志记录的,谁知道雅典是什么时候建立的。”
“还有这种感觉……连太阳神都换人了吗。嗯,至少它不是红的,上面也没有长一棵树。”
暗中腹诽一句,莱恩有点头疼的看了看自己下落造成的大坑,这可不怎么容易填上。
“算了,把这两个家伙埋了然后到城里看看。以这个时代的信息传递速度,等到这里的异常被发现我已经不知道在哪里了……”
大致辨认一下方向,莱恩向距离最近的土路走去。
……
中午。
日上中天,夏日的太阳总是这么炎热。
图林根城外,威拉河(注1)的支流上已经聚集了不少前来打水的居民,阳光照下,清澈的河流上泛起微光。
依河而建是这个时代大多数城市做法,毕竟水源的获取难易程度往往是一片地区是否宜居的最关键一环。
沿着土路不断向城市接近,道路上的人流也渐渐密集起来。
有附近村镇前来购买日常用品的居民,也有少数小型商队存在。不远处,全身披甲的守卫拦在城门处,检查每一个入城者的身份。就是从他们的工作态度看,有点对不起身上的精良装备。
“有商队,有货币……果然,随着城市的出现,物资交流的扩大,以及私有制的普及,商业是必然会得到发展的。”
“还有工艺……能够锻造出接近全身甲的铠甲,虽然技术看起来还很一般,而且还不是图林根本地锻造的,但这依旧证明了雅典的铸造水平已经接近了十三、四世纪的欧洲——哪怕考虑到这是一个超凡世界,很可能过程中有超凡力量的参与,但这也相当不可思议了。”
走在大道上,穿行在稀疏的人流间,莱恩默默的观察着这个陌生的时代。
图林根只是一个北地的偏远城市,这里的很多东西代表不了时代的巅峰。但窥一斑而知全豹,从这里的民生状态,很多隐藏在背后的东西都能从边边角角的地方透露出来。
就像莱恩手里的银币,看上去它只是用于交易的货币,大批量制造,没什么技术含量。实则从它的精细度,含银量,纯度与光泽程度等细节,就可以看出这个时代雅典的模铸水平——要知道,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中,古希腊到古罗马早期,当时的人们还更多采用手工方法制作铸币。
工匠们将金属材料融化后倒入预先准备的模具中,然后等待其冷却凝固,这种方法虽然简单,但制作过程却十分不稳定,以至于铸币的质量和形状都存在相当程度的不一致性。
而带有图案和文字的货币,那是罗马帝国时才有的技术,甚至在中世纪一度衰落,直到文艺复兴才再次兴起。当时的工匠使用带有图案和文字的模具,规范化的标准,这使得铸币的外观更加精美和一致。他们还采用了一些特殊的合金配方,以改善铸币的硬度和耐久性。
如今莱恩手中的银币就是这样。常人肉眼难以辨认的误差,由橄榄枝、蛇与纺锤构成的花纹,这个时代的雅典就用这种细微的方式,无声的向世界展现着它的国力和技巧。
莱恩相信,这个时代的国家绝不是每一个都能做到这一点的。但纵使这就是当代技艺的巅峰,也十分让人惊讶了。
“这个发展速度……是不是有点快啊。我还以为超凡力量会显著抑制人文的发展,毕竟这可是一个强者能够延长寿命,王侯将相确实是天生贵种,守旧派力量注定大占上方的世界。按道理来讲,传统应该能轻易战胜革新派——但从记忆中看,如今的雅典这是已经要开搞‘炼金革命’了……”
“不过倒也说不准,毕竟这个世界有神……而且还有一种情况下,变革往往比理论上要快很多。”
神色悠远,走在土路上,莱恩回头向西南方向看了看。不过显而易见的,如今他并不能望穿大地,自然也看不见那支撑东方天空的奥林匹斯。
“只要存在外敌,或者有足够的威胁,那一切都会被允许。混乱是上升的阶梯,如果说超凡的存在会让和平时期的阶级固化更加严重,那它同样会让混乱时期的流动速度大大加快。”
雅典,有敌人吗?
没有准确答案,毕竟萨默尔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偏远城镇的农夫,往上数三代甚至是奴隶出身,因为开拓新城迁居北地才获得自由。
但不用想都知道,人类史就是一场战争史,所以雅典不可能没有敌人。何况在如今的世界上,城邦与王国间的兴盛和衰败还代表着诸神获取信仰的多寡……隐约间,对于一些后世的神话传说,莱恩突然多了些理解。
微微摇头,按了按草帽,莱恩向着城门处走去,这不是他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
跟随着人流,在有样学样的缴纳了入城税后,莱恩顺利的混入了图林根城中。
没人在乎他那明显不太符合衣着的外表——至少城门的守卫没有在乎这点。他们只是默不作声的收下一枚银币,然后就对莱恩视而不见。
“呵,至少在这方面,看来每个时代的人都差不多。”
汇入人流,莱恩一边回忆着之前浏览到的记忆,一边与真实的城市做对照。
他进城的位置是西侧的城门——拜农业女神于人间的信仰发源地,厄琉息斯城的布局所赐,现在绝大多数城市的东城和南城区都是世俗意义上高贵者、富有者的居住地区,而西城与北城区则恰恰相反。
因此一路而来的行人大多是步行,基本见不到车架的痕迹。
“你好,这位先生(注2)……不知道有什么是我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又前进了一段,莱恩推门走进一处售卖衣物的店铺。木质的柜台后,一位发色斑白,身穿灰色罩袍的老者向莱恩招呼道。
“嗯……两件合身的衣服,普通一点的就好——你这里可以直接更换的吧?”
“当然,请稍等片刻。”
打量了一下顾客的身形,老者眼神微闪。他点点头,从木桌后面走出。
“客人不是本地人吧。”
比照着莱恩的尺寸寻找合适的服饰,老者随口问道。
“是的,我今天刚来到图林根。老先生是一个人打理这个店铺吗?”
没有掩饰外来者的身份,莱恩嘴角勾起一个笑容。不得不说,图林根还是挺热情好客的。
“是啊……年轻的时候没有多考虑,到老了就剩下我一个了……哈哈,客人不要在意,老家伙的抱怨罢了。”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很快,合身的衣服就被挑出。不是什么定制款,莱恩只要快捷和合适。
干脆的付账,把两个倒霉鬼的积蓄毫不犹豫的换成了身上的长袍,两手空空的莱恩走出了这家店铺。
顺着人流,漫无目的的向前,走了一段路后,莱恩就拐入了一个看起来偏僻的小巷子里,然后在一个拐角后停下了脚步。
踏踏……
踏踏踏——
砰——!
面不改色的把跟踪者锤翻在地,莱恩打量了一下。身材壮硕的年轻人——这算是古早时代的帮派分子吗?
不管是什么,总之从对方身上摸出了一个钱袋。莱恩轻轻掂量,看起来数量就不少。
“果然,图林根还挺热情好客的。”
在这个年代的偏远城市,还是开辟不足百年的新城,一个普通人能安然活到老年,没有后代帮扶,甚至开得起店铺……只能说要没点什么本事,大概没人会信的。
那个老头应该把莱恩当成了翘家贵族之类的肥羊了……不过莱恩现在也懒得费那个功夫找上门去,他现在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转生三要素,现在第二要素‘我在哪’已经完成了一半。除了当下的环境,我还得了解一下过去发生了什么。”
“所幸这一点雅典还真是前卫……他们尊奉雅典娜为主神,称她为女士,女王,女主宰——较为正式的称呼则是‘战争与胜利之主,知识与智慧之君’,以至于雅典一直都很热衷于用传播知识的方式来宣传女神的信仰,甚至一度在教会的要求下出现了‘图书馆’的雏形。”
“就是进入的门槛不低”踢了一下地上昏倒的中年男人,莱恩表示很满意。
他去读书,别人付账,这很合理。
他没有直接干掉对方,不是因为心善,纯粹是因为莱恩没有在他身上感受到魔力或圣力的气息,这证明对方和具备施法能力的存在没有什么联系。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要把线放长,最好能再来几次——这样,他短时间内就不需要再考虑金钱的问题了。
……
注1:因为懒得起名,我直接从现实里随便选的名称。图林根其实是德国的一个州,威拉河也确实是那里的一条河,不过这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后面的黑尔戈兰湾同理。
注2:古希腊对陌生人的称呼自然是有的,但我写了读者看起来也别扭不是,所以这些方面就当是翻译问题好了。
(本章完)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模式。谢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